顾泊川

音乐梦的唱片机,有你的声音,木🎸弹奏我的好心情~

(大概是个小破车)如图,北宇嘎嘎就算刮了胡子,下巴上的青色还这么明显,其实男人胡子长得快,代表雄性荷尔蒙分泌旺盛,也可以说性欲很强👍,想想龙哥这几天远在天边挖土,北北独守空闺,欲求不满什么的,(下面是个脑洞)

  “喂?小白,吃饭了没?”

  “龙哥你放心吧,我答应你会按时吃饭的,”说着舔了舔嘴唇,听着龙哥带着疲惫略微嘶哑的声音,把手伸进了裤裆里揉弄起来,那边朱一龙还在絮絮叨叨的,白宇也应和着,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用力,没有刻意压抑的不平稳气息通过手机清晰地传递给他的心上人。

“啧,小白……你在干嘛。”

“龙哥……龙哥,你说,我在干什么?~”白宇不怕朱一龙听出来,怕的是他听不出来,或者听出来也不问,这样就不好玩了。

“……,靠,你就作吧,你有本事在北京等我回来!”

“我想你,嗯……想你现在就回来”白宇能感觉到朱一龙的气息也加重了,肯定y了吧,那家伙的热度和y度,“龙哥……哥哥……好棒……”快到了,白宇正专心的想把自己弄出来,贴在耳边的手机突然振动起来,白宇分出神看了一眼,是龙哥的视频电话,啧,这要是开了视频,那两人不知道要胡搞多久,白宇坚定的挂断视频。

  “龙哥……等你回来艹我……哼……嗯……”终于s出来了。

电话另一边的朱一龙一听白宇这声音,就知道他现在进入贤者时间了,视频电话也被挂断,朱一龙看着自己翘得老高的小弟弟……

  “白宇……”

“嗯?龙哥你说……”坏了,都直接叫我名字了,看来真把龙哥气到了。

“叫给我听……我没s出来之前,不许停……”

“啊? ……啊?!”

“快点,小白,宝贝,叫给我听,”

   这声音带着蛊惑和几分威胁,分明是朱一龙在床上玩情趣时,主导白宇的语气,白宇心中的痒意又泛了上来,脑袋里都是他龙哥做那事儿时性感的表情。

  “龙哥”

  “嗯”

  “视频吧……”

  (完)

[朱白灵异向]恶鬼缠身 07

        “????你要和我睡?”朱一龙现在的内心只有一种想法,世界都疯求了!如果昨天睡一起是意外,那今晚还睡一起……不行,绝对不行!


      “不行!”拒绝得干脆果断。


      “为啥?”


      “因为我们俩都是男人啊!”


      “可……”


      “没有可是!”


      “不是,难道不就是两个男的才睡一起么?我要是女的,我还不跟你睡呐!”


    “……”朱一龙一时之间竟然无法反驳,难道他已经下意识地给白确定了性向?还是自己……啧,不能想,不能想,细思极恐啊!


    白看朱一龙愣在那里没说话,仿佛在进行深刻的思想争斗,所以这到底是答不答应和我睡啊,早知道在洗手间里,他只能飘着,别说睡了,就一直罚站,其他鬼都说鬼不用睡觉,他以前也这么认为,可是昨晚那一觉睡得太舒服了,软软的床,还有抱着这个男人满溢的安全感(虽然他并不想承认这是安全感)……


     “哎哟,龙哥!你这有啥好纠结的,是吧,都是大老爷们儿,我虽然记不起以前的事,但是我对天发誓,我!钢铁直男!”


      “那……”别人都这么说了,再不同意,好像有点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那好吧,不过先说好!我们不能睡同一个被窝,你拉着我手睡另一个被窝里!”


    “没问题!”终于答应了,实在是太好了,想着今晚,不,应该是以后的每晚都能睡觉,真是太幸福了!白笑得眼睛都弯成了一条缝。


    朱一龙看着这鬼笑得傻兮兮的样子,脸却不由自主地发热泛红,我去,这个鬼莫名其妙戳中我萌点了怎么办?


[朱白灵异向]恶鬼缠身 06

        “哟,龙哥怎么有空给大明湖畔的我打电话了?”翟田黎正好结束了一个娱乐采访,助手就把电话递给了他,居然是朱一龙打来的,自从毕业之后,由于各自在娱乐圈走的路不同,和这个大学好友的联系并不多,但也许,真就像那句话,君子之交淡如水,许久不联系的人,见面或者打电话就会迅速找回大学时朝夕相处的感觉,翟田黎一接起电话就忍不住调侃这位老友。

        剧组今天下午开机,拍的是主角团到达别墅后各自试探,安顿的戏,对于演戏,朱一龙一向不担心,但是洗手间的那只鬼现在在干嘛?会无聊吗?没有我他好像什么都碰不到,那也太无聊了吧!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把他带出来的?唉,要是他以前不是一个标准唯物主义者,多了解了解这些神神鬼鬼的就好了,等等!了解神神鬼鬼?翟田黎!趁着在拍其他人的戏份,朱一龙赶紧掏出电话给他的大学好友打了过去,听着电话里传来熟悉的调侃,心里那种怕翟田黎不会信他的感觉突然就消失了。

      “翟神棍,我想我以前坚持唯物主义不动摇,好像错了。”

      

     ……?!!!!翟田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一下子就懂了他这个大学好友说了啥,“你现在在哪儿?那东西啥样的?恶不恶?还记得大学教你的罗汉印不?就这样那样的那种!”在人间游荡的鬼,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有求于人,心愿未了,这种鬼寻求有时候会寻求人类的帮助,但几乎不找不信鬼神的人,也不会伤害人,还有一种就是枉死后放不下生前恩怨的鬼,这种鬼不入地狱,执着仇恨,怨气缠身,被这种鬼找上的人轻则大病一场,重则一命呜呼。翟田黎一听好友这是撞鬼了,恨不得立马收拾东西赶过去。

      “你先别急,听我说完……”朱一龙把从昨晚和今天的事给翟田黎大致讲了讲。

     “所以你是想让我帮他?”

     “嗯,差不多吧,”

     “朱一龙!朱大傻,你疯啦,那可是鬼啊,鬼话连篇知道不?不可信的!”

     “我知道,我一开始也没信,可是……”

     “可是什么?再怎么可是也不能信,你现在在哪儿,我马上带着我的家伙过来!”

      “嗯,你来吧,不过我希望你也带着能帮他的东西过来吧……”朱一龙说着,看了看今天一直被抓着的手臂,“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他身上有一种让人信任,让人心安的感觉……”

     “……”完了,鬼迷心窍了,翟田黎把朱一龙说的详细地址写了下来,就赶紧和他道了别,挂了电话,听他的说法,那里应该是一个什么阵法,而且这种鬼,他也是闻所未闻,啧,都怪他学得太杂,什么都想涉猎,把他师父气走了,不然这会儿……对了,他不还有个一直还在联系他的师弟吗?翟田黎在联系人里番了好久,终于翻到了这个师弟的电话,

    “喂?小峰啊!我问你个事儿呗!就我一朋友……”翟田黎把刚刚朱一龙说的都给他师弟描述了一下。

    “师哥,”

    “嗯?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不?”

    “师父两天前就算到你会打电话来,他说,一切自有天定,随缘便是,还让我劝你不要插手。”

    “师父他知道这件事?他老人家现在在哪儿?”

    “师父他喜欢四处游荡,这次估计又出了个远门。”

    “啧,小峰,你也知道师哥我对朋友的看重,我能称一声朋友,就绝对不会放任不管,师父真的什么都没告诉你?”

    “没有”

   这个师弟虽然平时和个闷葫芦似的,但是从不撒谎,看来他这个师父是真的什么都没告诉他,这可咋整?朱一龙那儿的是个阵法,要是只有什么小鬼,他直接就去拿了,可这阵法他不擅长啊!

    “师兄”

     “啊?不好意思刚走神了,你说!”

     “我会破阵。”

     这家伙的读心术隔着电话都能读出来?

    “我不会”

    “不会啥?”

    “读心术”

    “……,听你刚刚的意思,你是打算和我一起去?”

     “是的,我帮你,师哥。”

     “太好了!师哥以前没白疼你,事不宜迟,你在G市对吧?我那朋友现在正好就在G市郊区,我明天就飞G市,我们先会合。”翟田黎挂了电话就开始订飞往G市的机票,朱儿子你可要等我!

我最近赶论文,更新不了,相信我,这周末我一定多更,至少五更,现在先让我鸽一会儿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朱白灵异向]恶鬼缠身 05

        抱歉周末鸽了两天,这篇文章是两个人(一人一鬼?)从陌生到熟悉,从互不信任到生死相托的故事,进度会很慢,我会尽力把我想象中的故事还原出来的,谢谢大家的支持!!!!!

         朱一龙整个开机仪式都有点儿魂不守舍的,也不知道是一大早被震惊了,还是担心那个不知道什么鬼。“我可能是鬼迷心窍吧!”朱一龙开机仪式一结束就回到房间,想看一看那个鬼怎么样了,他一边推开洗手间的门,一边忍不住吐槽自己。刚一推开洗手间的门,他就觉得一股不算太大的力量撞到自己的身上,接着,一个男人就出现在眼前,一张脸上毫不遮掩的刻画着我好感动,你果然没骗我的情绪。

        “你……”朱一龙其实想让这个完全扑到自己身上的鬼远一点的,但是看着那鬼慌乱害怕参杂着感激的脸,就有点儿说不下去……“你刚刚没受伤吧?”

     “没有的……谢谢你!愿意相信我!”白边说边慢慢地拉开和男人的距离,他感觉得到男人身体不寻常的僵硬,肯定是不喜欢别人的亲近,但是他刚刚的确是很害怕,他不断地猜测着各种可能性,男人也许不会再打开这个洗手间的门了,男人刚刚的承诺可能是缓兵之计,他会去找一个法力高深的人来收了我吗?越是这么想,对男人的那份信任就消磨得越快,所以男人打开门的那一刻,他高兴极了,也害怕极了。

        “……嗯,那个,你不是要给我解释么?”朱一龙把男人带出洗手间,一人一鬼坐在沙发上,那个鬼明显在组织语言,而且好像觉得他刚刚的行为有些丢脸,现在很拘谨的坐在这个短沙发的另一端,就用手够着他的手指尖。朱一龙看着他这副样子,不由地想起小时候养的猫,受到惊吓会毫不犹豫往他怀里钻,等过后又会不好意思地故作矜持,假装很高冷的不让抱,其实眼珠子一直盯着主人转来转去的,想到这儿,朱一龙的心情变得愉悦了起来,盯着那个鬼的审视疏远的目光也柔和了许多。

       白给男人讲了许多,他能记起的,还有他一直记不起来的,那人一直静静地听着,除了期间他的助理来送饭打断了一次白,那人都没有打断他或是发表任何意见,也没有不耐烦,也没有怜悯和安慰,白说得心里没底,他既不想男人可怜他,也不想男人一点儿都不同情他。

        “所以你一直被困在那儿,直到遇到我么?”朱一龙把吃完的饭盒放到一边,不得不说,他很同情这哥们,死得莫名其妙,失去了有关自己身份的所有记忆不说,还被困在那个小小的洗手间里,唯一陪伴他的那些孤魂野鬼也对他一无所知。他也听出来了,这鬼想让他帮助他,说实话,他的确起了帮他的心思,但是他也不是什么热爱锄强扶弱,伸张正义的愣头青,他必须要了解清楚所有,万一他被骗了,这个鬼是个恶鬼,帮了他岂不是为祸人间?

       “是的”那个鬼回答得很果断。

       “难道在你在这里的这段时间里没有遇到过其他人?”

      “这个。。。。。”那鬼思考了一会儿,“有过的,是来这里偷东西的小偷,这里经常遭小偷,那次那个小偷在这间房翻东西,可能突然内急吧,还怪讲究的不就地解决,进洗手间来了。不过他听不到我的声音,我也摸不到他……”那时候还是白第一次又遇到活人,特别激动疯狂喊他,拉他,可是都失败了,那个人上完厕所毫不停留地又出去翻箱倒柜,后来到了午夜,被来到这里恶一些的鬼吓晕了丢出去了。

       “除了他还有人吗?”

       “除了他,就只有你了。但是我相信你一定是特别的,除了你,就没有别人了,真的,我能感觉得到,求求你,一定要帮帮我,虽然我现在没有什么能力,但是我一定会报答你的!”白能感觉得到,如果没了这个男人,他可能会永永远远的被困在这里了。

      手又被重新拽紧,感受到手上的力道,朱一龙叹了口气,“我叫朱一龙。”   

      那个鬼听他这么一说,愣了一下,随即反应了过来,肉眼可见的转忧为喜.“我我我,我叫白。”

      “白?”

      “我自己取的,因为洗手间到处都是白色的。”

      “白,你好。”

       “嗯!你,你好!”

      那鬼,不,应该是叫白,白的声音都带上了些许哽咽,如果他还活着,现在眼圈肯定都红了吧?“别太高兴了,我不知道要怎么帮你,而且……如果我发现你骗了我,或者你的作为威胁到了无辜的人或者我的亲人,那我死也不会再帮你的。”

      “我晓得的,我说的都是真的,日久见人心,不对,日久见鬼心!”

     “嗯,”朱一龙舔了舔后槽牙,但愿没有信错鬼,“好,我会尽我所能帮你的。”
    
      

[朱白灵异向]恶鬼缠身 04

        朱一龙觉得他的人生从奋斗励志剧转为灵异恐怖片了,一大早起来身上就挂着个人,不对,是鬼!而且这个鬼还只有他自己看得见,虽然这个鬼一直保证自己没有任何害人的想法,并且表示离开朱一龙就没有实体,什么都碰不着,摸不到,弱小可怜又无助,但是朱一龙还是试了各种办法想把他甩开。
 
        他发现这个鬼到人多的地方,就会很紧张,遇到剧组里长得人高马大,凶神恶煞一点儿的甚至还会发抖,他就故意往人多的地方走,还和那几个演反派保镖的龙套演员套近乎,让这个一直扒在他身上的鬼知难而退,谁知道这个鬼不但不离开,抱着他的手还越来越使劲,在那几个人大声交谈说话的时候,不光发抖,脸色都煞白了,还是不放手,一脸可怜相,看着无视他的朱一龙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

     “那几个人阳气和杀气好重啊,白好厉害,居然可以离他们这么近!”从昨天就一直在围观朱一龙和白的众鬼此时正偷偷躲在几百米的树林外看着这一切。

    “你懂什么,你没看白脸色都被那几个人身上的杀气冲得不对劲儿了!长舌妇,我们这里面你修为最高,你想个办法帮帮白吧,这样下去,白被那些杀气冲得魂魄不稳就麻烦了!”只有半截身子的男鬼撞了撞一直在玩舌头的长舌女鬼。

    “嗯?”长舌女鬼一直在专注于给自己的舌头打蝴蝶结,听男鬼这么说才抬头看向白那边“我去!那些人身上的杀气怎么这么重,都快养出恶煞了,这不是个剧组么,怎么会有杀气这么重的人?这些人手里要么起码上百条人命,要么虐杀过不止一次小孩儿!”长舌女鬼死得久,修为比这些鬼干,见识也不少,一眼就看出这几个人的问题所在。

   “怪不得!我就说那些人看起来怎么这么可怕!”

   “白还在那儿呐!”
 
   “造孽哟,这么多人命!”

   众鬼听了女鬼科普,七嘴八舌,有说这几个人穷凶极恶,死后要遭报应的,有担心白在那里有危险,要去解救的,然而没一个鬼敢轻举妄动。那几个人身上的杀气都快成煞了,这种气息会让鬼恐惧害怕,更严重点儿的会魂魄不稳,一旦成了煞,魂飞魄散都有可能,更别说现在还是白天,青天白日下,能化实体的鬼都得避一避,他们这些小鬼什么都做不了。

      “不行,不能让白这样,我去把他拉回来!”长舌女鬼看着白的身体仿佛有些虚影了,心下又着急又害怕。最开始长舌女鬼和其他鬼一样是被这个屋子特别的阴气法阵吸引来的,之后认识了这个只能呆在洗手间的白,白的相貌英俊,也不像其他凶宅的主人一样会驱赶他们这些孤魂野鬼,反而很爱听他们讲外面的事,渐渐的,本就是年少还未出嫁就遭遇横祸的女鬼对白更是心生爱慕,现在看着心上人陷入危险,长舌女鬼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了,往树林外赶去,此时长舌女鬼为了救鬼,把自己横死的怨气和戾气都释放了出来,树林里刮起了阵阵阴风,吹得树木吱嘎吱嘎的响。

      “你疯了??”只有半截身子的男鬼见女鬼这样,竟然奋起拖住女鬼的身体,男鬼虽然没有女鬼厉害,但身上的怨气也是很大,这么拦腰拖着女鬼,也减慢了女鬼的速度。“你过去不是送人,不,送鬼头么?!”长舌女鬼根本不管他,只管往白身边去,两个鬼在这林子里纠缠,连别墅旁边的剧组都感受到了树林过来的阴风。

    这几个跑龙套的是剧组看他们挺符合角色,工资又要得低,收进来的,跟谁都不熟也不爱搭话,朱一龙在这里跟他们聊了几句就聊不下去了,这几个演员是真的长得凶,浑身透露着我很不爽,我要掏刀子的气息。但朱一龙也不想离开,就在周围打转,身上挂着的这个鬼从接近这几个人开始就没在说话了,这会儿连那可怜巴巴的双眼都紧紧闭着,今早看起来很是红润,和真人无异的脸色此时已经不能用惨白来形容了,整个鬼好像也小了一圈,朱一龙心里头突然冒出一个这鬼快死了的念头,这念头一冒出来,他自己都笑了,这鬼不本来就是死的么?他看着仍然紧紧地抱着自己,微微颤抖的男鬼,叹了一口气,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还很小心的避开了人群。

     “你们看,那个男人带着白离开了!!”

     “真的!太好了!还以为白要不行了呐!”

     “好了,他们离开了!赶紧收了神通吧两位!”众鬼深怕这两只鬼这么闹引来什么道士和尚,把他们这些孤魂野鬼一网打尽,看着白也脱险了,赶紧把两只鬼拖开。

   “不行,这个男人根本就是想害死白,我要去把白带开他身边!”长舌女鬼仍然不依不饶。

    “呆在那个男人身边是白决定的,你看白刚刚都没有离开,你又能干什么?”半截男鬼看来是要和女鬼杠到底。“而且那个男人可以让白有实体,离开洗手间,你又能做些什么?”

    “你!你根本不明白!”长舌女鬼被男鬼这么一说,也记起了这个男人的重要性,“可是那个男人什么都不懂,差点害死白!总不能看着白陷入危险吧!”

    “这你别担心,我刚刚想到了一个好主意!”男鬼说完,招了招手,示意众鬼和长舌女鬼围过来。

    “你到底为什么一定要跟着我??”朱一龙看着进了房间明显好一点儿了的鬼,觉得自己可能是傻白甜玛丽苏剧里的好心男二演多了,这心也软了,刚刚居然可怜起了一个鬼,还是个男鬼!

       “我不会……害你的,我说的那些都是真的……我要是不跟着你,我就只能……永远……呆在那个洗手间里,我不想……”白从来没有这样过,刚刚男人带着他在外面,阳光和人的阳气虽然让他很不舒服,但是贴着男人感觉都还能接受,但是一靠近那几个男人,他就浑身针扎一样的疼痛,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不停撕扯啃咬自己。然而白知道,自己不能放手,他有预感,只要自己放手就再也抓不住这个男人了,他有太多的疑惑需要解除了。
    
        他为什么只能呆在洗手间?为什么和其他鬼不一样?为什么他明明能清楚记起当人时学过的各种东西,他读过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甚至大学上的是表演系,周二上最难受的哲学课他都记得,可是偏偏关于自己的身份的各种信息就像是被抹去了一样,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姓甚名谁,家住哪里,父母,同学,老师,他都想不起来了,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这个男人,白抱着男人的双手又收紧了一些,这个男人一定可以帮我的。

      这个鬼已经虚弱得说话都断断续续的了,眼神却还是这么坚定,不得不说,朱一龙被触动了,昨晚和今早起来的确有些惊慌和恐惧,但是这个鬼不管朱一龙怎么说,怎么做,眼里的乞求和那抹坚定一直都没改变……

     “我等会儿要参加开机仪式,剧组的人都在那儿,看你刚刚那样也去不了的。”身上吊着这么大个鬼,虽然别人看不见,也还是别扭得很,“你先放开,等我回来我们再说?”

    “我……”白从昨天出洗手间就没放手过,他不知道放手会怎么样,他听得出来男人语气的变化,心里莫名的信任感也让他相信男人没有骗他,他会回来和他商量的,可是他不敢放手。

    “我说你怎么这么倔??说了那里人多,你去不了的,你忘了你刚刚什么样子了?”见男人还在犹豫,朱一龙又急躁起来,“你不相信我?”

    “我相信的!但是我不知道我在离开洗手间的情况下放手会怎么样……”白听出男人不高兴了,急忙解释。

   “这好办,我就在你旁边,你先放手试一下,不对劲在立马拉住我就行。”

     “嗯,好,那就试试吧。”白说着,一点点的松开双手,像慢动作似的,头发丝都带着不舍,“你答应我的,会回来和我商量的,请一定要帮帮我好吗?”

      “……好。”看着这鬼眼中满满的乞求和渴望,朱一龙郑重地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谢谢”白说完就完全放手了,身形也随之在朱一龙面前消失,现在朱一龙只能看到满屋子的符咒忽然红光大盛,紧闭门窗的屋子里刮起了一阵冷风,洗手间的门被风吹得响了一声之后,屋子里又恢复了正常。他现在相信这个鬼说的是事实了,看来这个鬼已经被刚刚那阵风带回洗手间去了。朱一龙下意识想打开洗手间的门看看那个鬼怎么样了。

    “朱老师!导演让主演几个立马过去,准备开机仪式了!”小李的声音适时叫停了朱一龙。

    “嗯,来了!”朱一龙觉得自己可能被鬼迷心窍了,居然还想看看这个鬼有没有受什么伤,最好消失,不就不会再纠缠自己了么?这人好像忘了之前是谁心软,把这鬼带离人群的。

    

   
   

   

   

     

   

[朱白灵异向]恶鬼缠身 03

       朱一龙现在很慌,看着这个靠着自己睡在旁边的男人,再联想一下昨天发生的事,他觉得自己肯定是掉进了一个敲诈勒索的圈套,先是藏在他房间里吓唬他,然后给他弄了什么药把他弄得糊里糊涂(才不承认是被吓晕的),最后弄了这么个男人放他床上,然后拍些乱七八糟的照片来和自己交易,以换取丰厚的封口费。想到自己昨天真的被唬住了就不由得暗骂,,而且最令人的生气的是,这人想不通来给他这个小演员下套就算了,居然还找了个男人和他拍床照!!!!!越想越生气的朱一龙也耐不住性子等这个男人或者是幕后主使来和自己谈条件了,他现在只想泰拳警告。

      “砰”,朱一龙对自己的拳头向来很自信,虽然这个男人死死抓住了自己的惯用右手,但是从小练习拳击的朱一龙翻身坐起来左手一拳下来,仍然发出了一声沉闷的肉体撞击声,然而被制压在身下的男人没有发出应该有的痛呼声,而是像被谁轻柔呼唤似的,悠悠转醒。

      “啊,你醒了?”身下的男人居然对着他笑?本来男人很正常地笑着打招呼,但现在朱一龙正带着有色眼镜看人,只觉得这男人一脸猥琐,我靠,真变态!想了想这人还特么的抓着他的手,就一阵恶寒,然而没办法,谁让这人手上指不定抓着他什么把柄。

    “是啊,我醒了,请问您!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朱一龙也不制着人了,只想他赶快放手,毕竟,也要和他谈正事了吧?

    “不行,我不能放开你!”男人好像感觉到朱一龙不耐烦且强硬的态度,一下子竟然变得慌张起来。

      ??????这男人怎么回事,难道不是来敲诈勒索的,是个整天满脑子想睡我的变态私生?这么想着,朱一龙就更加觉得恶心了,平时被别人挨到手都嫌恶到不行的人,此刻是实实在在的炸了,他起身一使劲,打算直接把手抽出来,那个猥琐(?)男一见这种情况,竟然不管不顾的直接抱住了朱一龙的右臂,然后………

       “卧靠!”朱一龙看着这个抱着自己右手臂直接凭借刚刚朱一龙那股力离床而起的少说也得130斤的男人,心里十万头草泥马狂奔而去,谁能告诉他这特么是什么情况,先是昨晚不知道梦里还是现实在洗手间凭空听到乱七八糟的声音,然后今早起床旁边又躺着一个胡子拉碴的猥琐变态男,最后这个一米八几,手长脚长的男人还挂在了他缩小可怜又无助的右臂上!我是睡了一觉变成什么无敌大力士了么???

    “你不用这么震惊,你不是变成大力士了,只是我太轻了。”白看着这个男人脸一阵青白,又怕他晕过去,急忙开口解释“我是鬼。”

    朱一龙看着挂在自己右臂上的自称鬼的变态,突然觉得自己应该躺回床上去再睡一觉。

    “真的,我真的是鬼,洗手间的鬼们都这么说,他们还经常说起你们人类,说你们被吓得时候超级可爱!诶~你别睡着啊,我之所以不放开你也是有原因的,真的!”

       朱一龙决定屏蔽耳边的一切声音,都是梦,都是梦,醒了就好了。然而这时候敲门声却响了,
  “朱老师,开机仪式还有两个小时,小云朵喊我叫你起床化妆了!朱老师!?”小李熟悉的声音越来越近,这种真实感终于让朱一龙不能再蒙头装睡,朱一龙睁开眼,回头看了看旁边还瞪大双眼,眨也不眨的看着他的变态鬼………

    我是朱一龙,我觉得我的人生信念受到了挑战,我现在不仅好慌,而且好怕!!!
   

    

[朱白灵异向]恶鬼缠身 02

    本来想试一下这一排空一排的格式会不会好点儿,结果发出来之后格式都乱了,又不能调行间距,有点儿恼火。
 
    “今天太晚了,大家就早点儿休息,明天上午十点举行开机仪式,希望各组人员准时到场!”晚上十点左右,剧组的第一次聚餐差不多结束了,导演趁着人都在,赶紧宣布了第二天的工作时间。

      开机仪式这个东西其实本身就挺玄乎的,也不知道
是什么时候兴起的规矩,表面上是为了预祝影片可以
大卖,实际上预祝影片大卖在发布会弄弄就行了,这
还没拍出来,谁知道呐?朱一龙以前听人说过,剧组
容易生邪,所以不管是谁都会中规中矩的举行开机仪
式,其实就是让附近的地仙保佑不要出什么乱子,特
别是拍摄恐怖片的剧组,最重视这个东西。要说这人
也不是别人,是朱一龙大学四年的同窗,翟田黎,这
人吧,平时就爱神神叨叨的,有时候还老发心灵鸡
汤,他说的话,朱一龙大都没在意,关于开机仪式的
这个小故事也是自然。此时的朱一龙还在纠结他房间
里那个隐藏起来的摄像机在哪儿,到底是谁安的,难
道自己已经有了隐藏私生饭这种东西了?

     回到房间的朱一龙再次把有可能安装摄像的地方都
找了一遍,什么都没有,难道是自己太敏感了?算了
,谨慎一点儿好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尽快调整好状
态入戏。这么想着,朱一龙拿出洗漱用品进了洗手间,别说这别墅虽然外面这么破旧,里面装修是真的挺齐全,连这个这么偏的房间都带了一个小小的洗手间,而且虽然房间里到处都是符咒,这洗手间倒是什么都没有,意外的到处都干干净净的。朱一龙正对着镜子保养他的万年老痘,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哼得正高兴,洗手间的灯突然闪了一下,吓得他正在拿护肤品的手一抖,“啪叽”玻璃瓶装的护肤品碎了一地,随着这声音响起的还有一阵成年男性的笑声。

    “谁?!”朱一龙第一反应就是,谁在恶作剧,毕竟
以前被老翟这么恶作剧不是一次两次了,但转念一
想,老翟又不在,这个人是谁?是一直在监视他的
人?这笑声在朱一龙一问出声就戛然而止了。
  
    “到底是谁在笑?”自己一问出声,这笑声就停了,很明显是没想到自己能听到他笑,果然在偷窥么?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不是有人在偷窥,而是这小小的洗手间里有一堆人在光明正大地盯着他。

     “他好像可以听到你说话诶,小白!”一个只有上半截身子的男人(?),兴奋地用双手撑离地面,撞了撞身边青年的腿。

       “但si听不到我们讲fa,好lan过哦,民民这么suai的!”一个眼睛都快凸出眼眶的长舌女鬼捏着自己的长发在那甩来甩去,这么恐怖的一张脸,硬是想挤出娇俏的表情,是整张脸更加可怖了。

    “行了行了,我麻烦你把舌头缩回嘴里好好说话行吗?”本来因为这个男人听到自己的笑声而使劲捂住嘴,不敢大声说话的青年实在忍不住了,顺便还踢了踢滚到脚边的不知道哪儿飞来的脑袋。“再废话把你们都赶出去!”

     “……”朱一龙可以确信这个声音就是洗手间里发出来的了,他看了看这个一目了然的洗手间,确认了没有任何传声的话筒耳机之类的东西后,双眼一闭,晕过去之前,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这就是个噩梦,噩梦……

    “诶诶诶!这人咋了?”白看着人倒了下去,急忙下意识的去接住,但是一想到自己是个鬼,也摸不到人啊,看来这人是注定要和地板亲密接触了,可惜了这么好的脸。他站在这个人倒下去的方向,心里忍不住为这个帅哥的脸感到惋惜,然而接下来,他就感受到了成为鬼以后就没在有过的重压,这力量让没有准备的鬼直接向后倒了下去,听到身后的马桶盖发出一声不堪重压的响声,白才反应过来,急忙扶起身上的人从马桶上站了起来。我去?什么情况?

    “哇!小白碰到这个人了诶!”

    “小白还被他压到马桶上了,真丢鬼脸!”

    “小白白,你痛不痛?让哥哥给你揉揉腰~”

    “去去去!都没事儿干?谁再吵我就让他去外面舔那些符咒!”这么一说,众鬼都安静了下来,看来是真的很怕青年这么做。白认命的把男人安放在马桶上做好,没办法他也想把这人挪出去,毕竟这洗手间这么小,他碰到这些边边角角还好说,可是他偏偏现在到处都能磕磕碰碰的,虽然不痛,但真的很不方便,可是他除了这个洗手间,哪儿都去不了,听这些鬼说外面有好多符咒,也有好多大大的房间,柔软的床,树和花,可惜他都看不到,他只能呆在这里。白轻轻地叹了一声,把男人安放好后,就站到一边,他的手滑过洗手台的时候,惊奇的发现他又能穿过这些实体了!白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又看了看这个还昏迷着的男人,愣住了。

     “你们以前遇到过这种情况么?”白转头问挤在角落
里围观的众鬼。得到的回答都很一致,没有。鬼中道行高的几乎都可以幻化实体,而且幻化出的都是自己生前最美好的时候,道行低的大都只能幻化出身体的一部分,而且还都是死去时的模样。而在人间滞留的鬼几乎都是横死,所以这在洗手间挤着的大鬼小鬼老鬼都会是这副样子,而像白这样,一看就是保留着生前最美好的样子,却没有实体,就已经很奇怪了,现在却突然出现一个人,白触碰到他,就能幻化实体,离开就不行的,他们更是闻所未闻。

   白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扶起马桶上坐着的男人,一步步地像洗手间的外面走去,当他转动门把手的时候,手都激动得发抖,可以了,也许真的可以,我可以出去了!后面的众鬼在这里陪着白玩的久了,自然知道白有多想离开,他们也想过很多办法,但是都没有成功,这会儿看到白打开了房门,一个个也都激动的给他加油。
 
   当白在众鬼的指点下,把男人放到床上的时候,他也忍不住扑到了床上,原来这就是床,这就是躺在床上的感觉,好柔软,好熟悉……

   
  

   

    净化tag,大家坐等白白六点的直播吧,
其他糟心的事情不要去点啦,也不要去下
场撕,拉黑举报了解一下吧,看我们白白
这么可爱,戾气是不是就消一点儿啦?
    顺便给我的文做波宣传,朱白灵异向,恶鬼缠身了解一下!(图源水印,存着自萌的,但是看到今天这样就发出来净化一下tag,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