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泊川

音乐梦的唱片机,有你的声音,木吉他弹奏我的好心情~

[朱白灵异向]恶鬼缠身 03

       朱一龙现在很慌,看着这个靠着自己睡在旁边的男人,再联想一下昨天发生的事,他觉得自己肯定是掉进了一个敲诈勒索的圈套,先是藏在他房间里吓唬他,然后给他弄了什么药把他弄得糊里糊涂(才不承认是被吓晕的),最后弄了这么个男人放他床上,然后拍些乱七八糟的照片来和自己交易,以换取丰厚的封口费。想到自己昨天真的被唬住了就不由得暗骂,,而且最令人的生气的是,这人想不通来给他这个小演员下套就算了,居然还找了个男人和他拍床照!!!!!越想越生气的朱一龙也耐不住性子等这个男人或者是幕后主使来和自己谈条件了,他现在只想泰拳警告。

      “砰”,朱一龙对自己的拳头向来很自信,虽然这个男人死死抓住了自己的惯用右手,但是从小练习拳击的朱一龙翻身坐起来左手一拳下来,仍然发出了一声沉闷的肉体撞击声,然而被制压在身下的男人没有发出应该有的痛呼声,而是像被谁轻柔呼唤似的,悠悠转醒。

      “啊,你醒了?”身下的男人居然对着他笑?本来男人很正常地笑着打招呼,但现在朱一龙正带着有色眼镜看人,只觉得这男人一脸猥琐,我靠,真变态!想了想这人还特么的抓着他的手,就一阵恶寒,然而没办法,谁让这人手上指不定抓着他什么把柄。

    “是啊,我醒了,请问您!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朱一龙也不制着人了,只想他赶快放手,毕竟,也要和他谈正事了吧?

    “不行,我不能放开你!”男人好像感觉到朱一龙不耐烦且强硬的态度,一下子竟然变得慌张起来。

      ??????这男人怎么回事,难道不是来敲诈勒索的,是个整天满脑子想睡我的变态私生?这么想着,朱一龙就更加觉得恶心了,平时被别人挨到手都嫌恶到不行的人,此刻是实实在在的炸了,他起身一使劲,打算直接把手抽出来,那个猥琐(?)男一见这种情况,竟然不管不顾的直接抱住了朱一龙的右臂,然后………

       “卧靠!”朱一龙看着这个抱着自己右手臂直接凭借刚刚朱一龙那股力离床而起的少说也得130斤的男人,心里十万头草泥马狂奔而去,谁能告诉他这特么是什么情况,先是昨晚不知道梦里还是现实在洗手间凭空听到乱七八糟的声音,然后今早起床旁边又躺着一个胡子拉碴的猥琐变态男,最后这个一米八几,手长脚长的男人还挂在了他缩小可怜又无助的右臂上!我是睡了一觉变成什么无敌大力士了么???

    “你不用这么震惊,你不是变成大力士了,只是我太轻了。”白看着这个男人脸一阵青白,又怕他晕过去,急忙开口解释“我是鬼。”

    朱一龙看着挂在自己右臂上的自称鬼的变态,突然觉得自己应该躺回床上去再睡一觉。

    “真的,我真的是鬼,洗手间的鬼们都这么说,他们还经常说起你们人类,说你们被吓得时候超级可爱!诶~你别睡着啊,我之所以不放开你也是有原因的,真的!”

       朱一龙决定屏蔽耳边的一切声音,都是梦,都是梦,醒了就好了。然而这时候敲门声却响了,
  “朱老师,开机仪式还有两个小时,小云朵喊我叫你起床化妆了!朱老师!?”小李熟悉的声音越来越近,这种真实感终于让朱一龙不能再蒙头装睡,朱一龙睁开眼,回头看了看旁边还瞪大双眼,眨也不眨的看着他的变态鬼………

    我是朱一龙,我觉得我的人生信念受到了挑战,我现在不仅好慌,而且好怕!!!
   

    

[朱白灵异向]恶鬼缠身 02

    本来想试一下这一排空一排的格式会不会好点儿,结果发出来之后格式都乱了,又不能调行间距,有点儿恼火。
 
    “今天太晚了,大家就早点儿休息,明天上午十点举行开机仪式,希望各组人员准时到场!”晚上十点左右,剧组的第一次聚餐差不多结束了,导演趁着人都在,赶紧宣布了第二天的工作时间。

      开机仪式这个东西其实本身就挺玄乎的,也不知道
是什么时候兴起的规矩,表面上是为了预祝影片可以
大卖,实际上预祝影片大卖在发布会弄弄就行了,这
还没拍出来,谁知道呐?朱一龙以前听人说过,剧组
容易生邪,所以不管是谁都会中规中矩的举行开机仪
式,其实就是让附近的地仙保佑不要出什么乱子,特
别是拍摄恐怖片的剧组,最重视这个东西。要说这人
也不是别人,是朱一龙大学四年的同窗,翟田黎,这
人吧,平时就爱神神叨叨的,有时候还老发心灵鸡
汤,他说的话,朱一龙大都没在意,关于开机仪式的
这个小故事也是自然。此时的朱一龙还在纠结他房间
里那个隐藏起来的摄像机在哪儿,到底是谁安的,难
道自己已经有了隐藏私生饭这种东西了?

     回到房间的朱一龙再次把有可能安装摄像的地方都
找了一遍,什么都没有,难道是自己太敏感了?算了
,谨慎一点儿好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尽快调整好状
态入戏。这么想着,朱一龙拿出洗漱用品进了洗手间,别说这别墅虽然外面这么破旧,里面装修是真的挺齐全,连这个这么偏的房间都带了一个小小的洗手间,而且虽然房间里到处都是符咒,这洗手间倒是什么都没有,意外的到处都干干净净的。朱一龙正对着镜子保养他的万年老痘,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哼得正高兴,洗手间的灯突然闪了一下,吓得他正在拿护肤品的手一抖,“啪叽”玻璃瓶装的护肤品碎了一地,随着这声音响起的还有一阵成年男性的笑声。

    “谁?!”朱一龙第一反应就是,谁在恶作剧,毕竟
以前被老翟这么恶作剧不是一次两次了,但转念一
想,老翟又不在,这个人是谁?是一直在监视他的
人?这笑声在朱一龙一问出声就戛然而止了。
  
    “到底是谁在笑?”自己一问出声,这笑声就停了,很明显是没想到自己能听到他笑,果然在偷窥么?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不是有人在偷窥,而是这小小的洗手间里有一堆人在光明正大地盯着他。

     “他好像可以听到你说话诶,小白!”一个只有上半截身子的男人(?),兴奋地用双手撑离地面,撞了撞身边青年的腿。

       “但si听不到我们讲fa,好lan过哦,民民这么suai的!”一个眼睛都快凸出眼眶的长舌女鬼捏着自己的长发在那甩来甩去,这么恐怖的一张脸,硬是想挤出娇俏的表情,是整张脸更加可怖了。

    “行了行了,我麻烦你把舌头缩回嘴里好好说话行吗?”本来因为这个男人听到自己的笑声而使劲捂住嘴,不敢大声说话的青年实在忍不住了,顺便还踢了踢滚到脚边的不知道哪儿飞来的脑袋。“再废话把你们都赶出去!”

     “……”朱一龙可以确信这个声音就是洗手间里发出来的了,他看了看这个一目了然的洗手间,确认了没有任何传声的话筒耳机之类的东西后,双眼一闭,晕过去之前,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这就是个噩梦,噩梦……

    “诶诶诶!这人咋了?”白看着人倒了下去,急忙下意识的去接住,但是一想到自己是个鬼,也摸不到人啊,看来这人是注定要和地板亲密接触了,可惜了这么好的脸。他站在这个人倒下去的方向,心里忍不住为这个帅哥的脸感到惋惜,然而接下来,他就感受到了成为鬼以后就没在有过的重压,这力量让没有准备的鬼直接向后倒了下去,听到身后的马桶盖发出一声不堪重压的响声,白才反应过来,急忙扶起身上的人从马桶上站了起来。我去?什么情况?

    “哇!小白碰到这个人了诶!”

    “小白还被他压到马桶上了,真丢鬼脸!”

    “小白白,你痛不痛?让哥哥给你揉揉腰~”

    “去去去!都没事儿干?谁再吵我就让他去外面舔那些符咒!”这么一说,众鬼都安静了下来,看来是真的很怕青年这么做。白认命的把男人安放在马桶上做好,没办法他也想把这人挪出去,毕竟这洗手间这么小,他碰到这些边边角角还好说,可是他偏偏现在到处都能磕磕碰碰的,虽然不痛,但真的很不方便,可是他除了这个洗手间,哪儿都去不了,听这些鬼说外面有好多符咒,也有好多大大的房间,柔软的床,树和花,可惜他都看不到,他只能呆在这里。白轻轻地叹了一声,把男人安放好后,就站到一边,他的手滑过洗手台的时候,惊奇的发现他又能穿过这些实体了!白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又看了看这个还昏迷着的男人,愣住了。

     “你们以前遇到过这种情况么?”白转头问挤在角落
里围观的众鬼。得到的回答都很一致,没有。鬼中道行高的几乎都可以幻化实体,而且幻化出的都是自己生前最美好的时候,道行低的大都只能幻化出身体的一部分,而且还都是死去时的模样。而在人间滞留的鬼几乎都是横死,所以这在洗手间挤着的大鬼小鬼老鬼都会是这副样子,而像白这样,一看就是保留着生前最美好的样子,却没有实体,就已经很奇怪了,现在却突然出现一个人,白触碰到他,就能幻化实体,离开就不行的,他们更是闻所未闻。

   白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扶起马桶上坐着的男人,一步步地像洗手间的外面走去,当他转动门把手的时候,手都激动得发抖,可以了,也许真的可以,我可以出去了!后面的众鬼在这里陪着白玩的久了,自然知道白有多想离开,他们也想过很多办法,但是都没有成功,这会儿看到白打开了房门,一个个也都激动的给他加油。
 
   当白在众鬼的指点下,把男人放到床上的时候,他也忍不住扑到了床上,原来这就是床,这就是躺在床上的感觉,好柔软,好熟悉……

   
  

   

    净化tag,大家坐等白白六点的直播吧,
其他糟心的事情不要去点啦,也不要去下
场撕,拉黑举报了解一下吧,看我们白白
这么可爱,戾气是不是就消一点儿啦?
    顺便给我的文做波宣传,朱白灵异向,恶鬼缠身了解一下!(图源水印,存着自萌的,但是看到今天这样就发出来净化一下tag,侵删)

[朱白灵异向]恶鬼缠身

     依旧是各种预警:
  
     文章背景是自己私设的!

     尽量还原小白和龙哥的性格,但保不准会ooc!

     龙哥x小白,但会有互攻情节,慎入!

     白话文文笔,写不出啥彩虹屁,慎入!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那就让我们来听听朱白在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故事吧!

      朱一龙是一个演员,出道以来一直兢兢业业的接剧

本演戏,按理说他长得也不错,演技更是算得上实力

派,演戏演了五年多了,不说大红大紫吧,至少也不

该像现在这样啊?  朱一龙看着面前这一堆苦情男二的

剧本,演个老套狗血的玛丽苏剧都没有男主的戏份,

是真的惨。还能怎么办呐?日子得过饭得吃,至少自

己还能接到一堆剧本不是么?

     “喂?朱老师啊?我给你讲,我这儿有一个天大的

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你要请我喝喜酒了?”朱一龙正在看

一个女主穿越到唐朝,然后和皇帝,王爷,将军,宰

相,武林盟主,魔教教主爱恨纠缠的剧本,看得兴致

缺缺的,回起电话来也有些敷衍。

    “什么哟!是刚刚雪姐那里得到一个消息,有一个电
影,导演点名要你演男一!”

   “什么?”本来还在沙发上瘫着的人瞬间就坐了起来,

我没听错吧,电影?男一?“什么电影?哪种类型的?

剧本到了没?”朱一龙虽然是公司里出了名的与世无

争,但是有了这种好事,还是忍不住激动。

    “剧本我下午给你带过来,是恐怖悬疑类的,雪姐的

意思还是很希望你抓住这次机会的,虽然这类电影在

国内一直不被看好,但是也指不定是一次契机。”

    “哦,这样啊,嗯,我会考虑的,你帮我谢谢雪姐,

她费心了。”原来是恐怖片啊,因为相关政策的原因,

国产恐怖片几乎是出一部烂一部,在电影院上映也是

无人问津。朱一龙叹口气,就当是一次新的尝试,而

且……,这次至少是男主了,不是么?

    下了飞机又坐了十个多小时的车,朱一龙才到达拍

摄现场。这是一栋极其老旧的木屋别墅,屋顶和外壁

都刷成了灰白色,上面爬满了各种大大小小的裂纹,

和这些老旧的灰白色和裂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用鲜红

色写满了窗户,大门,柱子,台阶的各种类似符咒的

东西,这些符咒不知道是用什么写的,甚至隐隐发着

光。离别墅四五百米的地方,剧组搭了几个帐篷给剧

组的工作人员住,而演员就暂时居住在别墅里。朱一

龙跟着工作人员进入别墅,如果忽略那随处可见泛着

诡异红光的符咒,这内部环境还挺好的,看得出来道

具组花了不少心思来装修。

    “龙哥你就暂时住在这个房间了,拍摄期间只要把生

活用品都收好就行了。”工作人员把朱一龙带到一个角

落的房间里。“嗯,我会注意的。”朱一龙也不是没去

偏远地方拍过戏,有时候交通不便又要赶进度,确实

会让演员就住在拍摄地,规矩什么的朱一龙都是知道

的,只是这个房间为什么满屋子都是那些密密麻麻的

符咒,演员住的房间不应该是拍摄最少的房间么?这

么密集的符咒是要拍重点戏?

    “那个……”朱一龙叫住转身准备出去的工作人员。

    “朱老师还有什么事吗?”

   “就这个房间……”朱一龙话没说完就听到外边执行导

演在喊面前这个叫小李的剧务。

   “诶!就来了!那个啥,龙哥你要说什么来着?”

   “没什么,你先忙吧。”朱一龙也不好意思再麻烦别

人,先将就着吧,这个房间如果有重点戏肯定会给他

换的。

   “嗯,那朱老师有事记得一定要叫我,我先去忙

了。”说完就急急忙忙去找执行导演了。

   小李走了,朱一龙一个人在房间收拾行李,这个房

间因为在最角落,采光也不好,再加上这些符咒发出

来的红光,还真有些慎人,而且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

是啥,他总感觉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注视着自己,难道

是剧组安排了什么隐藏的摄像机?作为演员,对这种

被注视的感觉还是很敏感的,毕竟事关隐私,朱一龙

想了想还是找到那个东西,遮挡起来就好了。

   

 

磕居北,巨含糖 16

演员居x主播北    各种高能慎入

  活动随着最后一局游戏的结束,也接近尾声了,一个是主播,一个是演员,他们的生活又没有交集了,北宇已经尽力地拖延时间了,可是刚刚摸鱼的负责人已经开催过了,看来不结束是不行了。

    “那,今天的活动也接近尾声了,刚刚抽中的幸运粉丝记得在我摸鱼账号留言,留下电话和地址,我们会给你们送上有龙哥和我签名的摸鱼抱枕,一定要记住了啊!”北宇看了看身边的居一龙,发现他也有一点不在状态了,可能是累了吧?“还有最最重要的一件事,大家一定要关注龙哥的新剧,多多支持,多多支持,龙哥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嗯?”居一龙刚刚正在想着结束后怎么和北宇保持联系,突然被cue到有点儿反应不过来,什么?说到哪了?直播结束说再见么?
 
  “龙哥给直播间的观众说一些你想说的话,我们今天的直播就结束了,随便什么都可以,宣传新戏也行的!”北宇看居一龙愣了好一会儿,以为他不知道说什么,就急忙给他龙哥提供答案。

  “嗯,希望大家多多关注X月传,也多多关注北主播。”

  “就完了?”

“嗯……,完了啊。”

“……,好,那观众们,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结束了,喜欢主播的点播关注,点关注,不迷路啊,拜拜!”

“好了,直播切断了,收工了!”负责人对这次活动特别满意,不管是热度还是礼物数量都是游戏区的第一名,看来这次把升职的宝压在这次活动上是对的,这次活动这么成功,饶是那个新来的小子和高层关系再好,也不可能越过他了。

   直播结束后,居一龙和北宇都坐在沙发上,没有忙着起身离开,周围的工作人员都在忙着收拾现场,倒也没太注意两人,两个人都在琢磨着怎么才能和对方保持联系,于是,和周围的嘈杂与忙乱比起来,两人意外的沉默。
   “那个……,龙哥!”北宇看着龙哥的经纪人已经来催龙哥离开,他终于坐不住了。

  “嗯?怎么了小北?”居一龙并不想就这么离开,他知道如果今晚没有找到一个和北宇保持联系的理由,那以后就真的没有机会了,他又要守着手机等着他开播,才能看到这个人,而且也只能这么看到这个人了。所以北宇一叫他,他就立马给出了回应,并下定决心,就这样了!
   “加个微信一起打游戏吧,小北。”

  “加个qq一起打游戏吧,龙哥!”两个人几乎都是同时说出这句话。

   “微信?龙哥你玩微信区?可以的,来加上吧,随时可以找我一起玩的!”北宇这么说着,迅速调出了自己微信号的二维码示意他龙哥扫,像是怕人反悔似的。

  “是啊,我在微信区玩的多,qq区号太小了,没什么英雄”居一龙尽力掩饰自己的喜悦,然而再看到北宇的微信头像时还是憋不住再次笑出了少年音。“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个微信头像是认真的么?哎呀,你也太搞笑了吧?”
  
   北宇的头像是一张一看就知道是北宇的Q版小人光着屁股靠着一辆绿色的A牌机车在那儿嘘嘘,嘴里还吹着口哨。重点部位都被很好的遮住了,但是还是太好笑了。

  “这这这,这是之前我还不出名的时候,一个粉丝画给我的,这辆车是我以前的小绿,被人偷了,人家画来安慰我的,很有意义的!”北宇看着已经笑歪了身子的居一龙,脸和脖子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听到居一龙要加微信,北宇高兴得把自己微信头像都给忘了。“好了好了,龙哥你别笑了,我这可是正经头像!”

  “嗯,是挺正经的。”

  “那你别笑了!”

  “我没笑了!”

  “你骗人,你鱼尾纹都笑出来了”

  “那不是鱼尾纹,那是贝加尔湖的涟漪。”

  “确实,你这涟漪,确实可以的。”

  “还好还好。”

  外人看来,这两人是第一次相遇,实际上,这的确是第一次。

  外人看来,这两人是最后一次相遇,但,未来的事,谁知道呐?

   从某种意义上磕居北,巨含糖在这一章就算是一个结尾了,接下来就是各种瞎磕糖的论坛体,内容就围绕着这次直播和之后居北的各种暗糖展开。论坛体我只能用电脑编辑,所以会更得很慢,希望大家谅解一下。顺便希望大家关注我第二个坑,朱白灵异沙雕文——“恶”鬼缠身,是我之前的那个脑洞扩写的文,望多多支持,谢谢大家!

朱白灵异向脑洞

就是记一个深夜突然灵光闪现的脑洞,

         大概就是龙哥一直是一个长得耐看,踏实肯干的

实力派演员,奈何没有好的机会,所以在娱乐圈混了

几年仍然是默默无闻。之后龙哥接到一个鬼片,剧本

很烂,但是奈何剧组除了编剧都是一些完美主义者,

硬是找了个据说发生过灵异事件,阴森恐怖的敌方拍

摄。然后龙哥就和小白菜(没错,小白菜是鬼)来了

个宿命的相遇,龙哥是唯一能看到小白菜的人,于是

就被小白菜缠上了。小白菜失忆了,只依稀记得自己

是被人谋害的,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下不去地府,投

不了胎,曾经得到一个高人指点,小白菜要想解脱就

必须找到自己的身体,被缠上的龙哥只好认命的开始

帮小白菜寻找身体。之后就大概是两人相处的欢脱沙

雕日常,充斥着各种互相嫌弃,但也互相帮助和支持

。在小白菜的幸运和超自然力量(?)的加持下,朱

一龙的星途也越来越平坦,而在朱一龙的努力下,小

白菜身上的各种谜团也随之解开。最后反正是小白菜

没有死,只是被人陷害,灵魂被禁锢在最开始的那个

地方,是朱一龙特殊的生辰八字削弱了那个地方对小

白菜的封印,才让小白菜能够跑出来,至于为什么小

白菜没有直接死,我现在想到的设定是豪门恩怨,遗

产争夺这一方面,具体估计得等我正式行文再细细推

敲了。反正最后小白菜和龙哥恋恋不舍的告别,定好

了终身大事,结果小白灵魂归位,一醒来就把当鬼的

日子忘得一干二净,嗯,就酱,暂时只想到了这么多

,反正不管怎么样,我最后一定会he的,所以其他暂

时无所谓啦。

   就这样吧,先挖个坑,也许明天就开始填,也许等

我另一篇文快完结了填,反正会填的(也不一定)。

另外我的磕居北,巨含糖遇到了一个难题,可能会缓

更一两天,毕竟我没玩过论坛,为了减少我论坛体的

bug,我得多学习一下。

磕居北,巨含糖 15

演员居x主播北    各种高能慎入
    “哇,对面这个阵容,猴子上单,兰陵王打野,小妲己中单,龙哥你这把可得猥琐点儿了。”北宇用手肘碰了碰居一龙的手臂,“快往后面来点儿,兰陵王到四了肯定会来抓你的。”

  小乔:龙哥不怕,北甜甜保护你。

  东皇:龙哥不怕,北甜甜保护你。

  娜可露露:龙哥不怕,北甜甜保护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北甜甜,很优秀!”居一龙看北宇直播也是知道北甜甜这个称呼的,他也知道北宇从来没承认过北甜甜这个称呼,平时直播打路人局经常会偶遇很多粉丝叫他北甜甜,北宇也会习惯性地忽略掉,如果有异常大胆点儿的粉丝一直追着叫北甜甜我爱你,想睡你之类的话,北宇就会特别害羞,整个脖子红了不说,连骚话都说不好了。想起这些,居一龙就忍不住想笑,太可爱了。

   “哇,龙哥你……”北宇脖子都羞红了,总感觉龙哥在调戏自己怎么办,看着居一龙还带着笑意,满满透着无辜地双眼,北宇还是否定了龙哥调戏他这种想法,他龙哥这么温柔内敛的小白兔,怎么会调戏他呐?不存在的。“什么北甜甜,北甜甜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啊,龙哥专心打游戏,别理他们三个,我们好好发育出去carry。”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的,你帅你说的都对!”居一龙实在是忍不住了,这是什么可爱精。

  “哪里哪里,龙哥最帅,往后面来点儿龙哥,头上冒叹号了!”

  “没事儿,你不还捏着个大吗?给我调成加攻击的,我们正面突击!”

  “哇,龙哥你这确实刚啊,行行行,那你可做好准备了啊!”两人嘴上不停,手上的操作也没落下,靠着北宇的明世隐手里还有个大,直接打了波精彩的反杀。

  “可以啊,不愧是我龙哥!”

   “哪里,还是靠北……北大主播,辅助得好!”居一龙想说北甜甜,但是又想到这还在直播,把北宇逗太狠了不好,就放弃了这个想法,但是仍然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和眼角。

   北宇趁着回城的时间,抬头看了眼居一龙,发现他龙哥满脸笑意是止都止不住,打了波反杀就这么高兴,龙哥也太容易满足了吧。于是力求表现自己的北宇愈发认真了起来,以至于游戏内的打字都没看见。

  娜可露露:北甜甜,要不要蓝,我让给你!

  小乔:虽然我才是需要蓝的那个,但是为了北甜甜我愿意!

娜可露露:北甜甜去拿蓝,龙哥来拿红。

小乔:北甜甜来拿蓝,龙哥去拿红。

东皇太一:龙哥,热乎的红爸爸快给你打好了,来拿吧。

居一龙去红爸爸坑里拿红,看着小乔蹲在蓝爸爸那儿疯狂点请求集合,但是北宇依然跟着自己往红爸爸这儿来,就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北甜甜去拿蓝爸爸。”

“啊?法师不拿么?”

“他说让你拿。”

“我天,来了来了,这好事儿,我是待遇最好的辅助了!”北宇急忙往蓝爸爸奔去,等等,刚刚好像忽略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诶?龙哥,我怎么觉得刚刚好像有哪儿不对劲儿?”

“什么?哪儿不对劲儿了?你看到对面兰陵王了?”

“没有”

“那是哪儿不对?”

“记不起来了,应该没啥吧”算了算了,蓝爸爸才是正道。

因为最近在研究写论坛体,所以文会更得

有些慢,这次联谊结束后,磕居北,巨含

糖才算真正引入正题,毕竟磕糖的都是粉

丝们,之后我就主要以论坛体,粉丝独白

的方式来写这篇文了,当然也会写居北的

感情升温和各种小甜饼的,不过可能篇幅

都不会太长的。

瞎放几张图,听说加了Gif的tag,图才能动?

磕居北,巨含糖 14

    等到第二把游戏,新邀请进来的粉丝也有在看着直播的,等到选英雄的时候把辅助位置和中单位置空了出来。
   “龙哥,你刚刚那把妲己,不行的,让我来给你现场教学一把啊,这个英雄别看简单,很强的!”北宇自然而然的拿了中单的位置。“好好看,好好学!”
   居一龙觉得现在的北宇活像一只神气活现的猫主子,高高的扬起自己的下巴,让人只想抱在怀里,挠挠他抬起的小下巴,再摸摸软软的小肚子,想到这,居一龙的话语间就不知不觉带上了些宠溺的味道。上单是一个肉坦型英雄项羽,居一龙就选了个比较灵活的辅助孙膑,本来就是配合着选的英雄,阵容上自然没得挑。
   “龙哥你可得好好保护妲己哈,妲己给你我的心哦!”为了多cue一下他龙哥(其实只是北宇小戏精来戏了)反正自己平时直播就是骚话连篇,这么说也应该没啥,北宇这么一想,就起了逗他龙哥的心思,我这可都是为了龙哥。
   “你不是说你保护我吗?怎么又成我要保护你了?”居式一脸震惊加嫌弃。“你个妲己找个草丛蹲好不就行了,我要跟着打野,你自己发育。”居一龙知道北宇又像平时直播时那样来戏了,还能怎么办,只得接戏呗。
   “我只是个中单啊,浑身上下也就只有这五个小心心和一个大心心能值些斤两,你要的话,小妲己一定义不容辞!”北宇在中路游刃有余的和对面小乔对线,“打野有什么好,是我的少女阿狸比不上李白的凤求凰么?”
  “嗯,凤求凰是比较好看”居一龙虽然是这么说,但还是去中路帮北宇探了波草,好让北宇安心蹲在草丛里比心。
  李白:龙哥你去带着北甜甜玩吧,我自己打野能行的。
达摩:对的,北甜甜玩妲己一向爱游走,你给他加个速啥的都行。
项羽:虽然我不需要,但是龙哥我也想你带我玩,QaQ。
显然这三个粉丝都是看着直播在打游戏,虽然有些延迟,但至少聊天还是在同一频道上。
  “龙哥你看,民意啊,快来快来!”北宇兴奋地不住抖腿,还抬手拍了拍居一龙的肩。
  “唉呀,来了来了,不知道你这么兴奋干嘛。”居一龙看似无奈地往旁边侧了侧身,然后回过来往北宇身边贴得更紧了。
“龙哥,加个速!”
“我去,这草里怎么这么多人,龙哥快溜!”
“我放个大减速,你……”居一龙看着刚刚还在龙哥长,龙哥短,现在却果断闪现走人,已经跑回塔下的某北……呵,男人。
    “龙哥,你死啦?我不是让你快……”北宇感受到居一龙哀怨的目光,“没事!你放心,对面韩信是吧,我会帮你报仇的!”
     “嗯,那我就等着你给我报仇了”
    北宇觉得居一龙这个样子像个被抛弃的小媳妇儿,不行,这样脑补下去自己会忍不住笑出声的,北宇赶紧掩饰性地摸了摸自己的鼻梁,赶紧止住自己的脑洞“咳咳,我这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对吧?我这就去给你报仇!”这时,队友的支援也到了,北宇赶紧跟着李白反打了一波,取得了一波团战的胜利。这局游戏也在进行了将近20分钟后,取得了胜利。
     “很顺利嘛,不管是龙哥还是抽出来的粉丝都很给力,这都没输过啊。”很快,活动都接近尾声了,游戏也只有最后一局。“这样!这次龙哥玩一个输出,我来辅助你怎么样?”
    “你辅助我?你确定?”玩辅助和肉坦被北宇卖得生无可恋的居一龙表示并不相信北宇的辅助。
     “真的!我保护你,这把我绝对不会再丢下你了,就算对面一起来抓,我也会拼死保护你,绝不让你倒在我前面的!”北宇说着还拍了拍胸脯,那样子就差对天发誓了。
    “你说的啊,那我玩小鲁班了。”小鲁班这个英雄堪称后期的输出大杀器,虽然伤害是高,但是因为它是个没有位移的脆皮射手,所以在王者峡谷里几乎是一出现必定要被对面无限针对的高仇恨值英雄。
   “可以,没问题,放心我一定可以护你周全的。”北宇选了一手明世隐牵着他龙哥转来转去“相信我,我明世隐辅助,很——强的!”
  
 
 
 
 

磕居北,巨含糖 13

演员居x主播北   各种高能慎入!
本章大量王者荣耀游戏内容慎入!
    “好了,我们的几位幸运粉丝已经抽取出来了,现在让我们的工作人员把游戏界面切出来”北宇拿起手机,上面已经登好了北宇为了活动效果,特意选的段位比较适中的钻石号,根据工作人员报上来的粉丝的id,一个一个的添加,“我们等会儿就根据这个添加顺序,一次拉三个人,打匹配啊,这个东西,排位打不了,段位差距有些大,有些粉丝黄金,铂金,有的钻石,排位不行的。”北宇不一会儿就添加好了所有人,并且创好房间,把居一龙和粉丝拉了进来。
       居一龙手里抓着手机,这个号并不是他本人的,是摸鱼这边安排的一个号,全英雄,全铭文,比自己的号好多了,但名字没有我的号好听,居一龙想到这儿,侧头看了看北宇,他还在认真的给直播间的观众介绍活动流程,这个人,从平时的屏幕里移到了他的身边,让人更加忍不住想亲近,想触碰,这样想着,居一龙毫不客气靠上去,假装看了看北宇那个和自己手机屏幕一模一样的画面,都是在房间里等待开局的画面,在北宇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居一龙就坐直了身体,好像真的只是想看看北宇的手机屏幕一样。
     “咱们是五黑,那对手五黑的可能性也非常大,龙哥平时玩些什么位置?大家先选吧,我补位就行”北宇很大方的让其他人先选,其实经常看北宇直播的都知道,北宇虽然所有的英雄,所有的位置都能玩,但是他还是更偏爱于打野,中单这类可以带节奏的位置。这一点居一龙当然也知道,他很清楚北宇打王者的各种风格和套路,
   “我,都还好吧,比较喜欢玩辅助或者坦克上单之类的。”其他队友都已经选完了,看来粉丝们都很懂,把打野和中单两个位置空了出来。
   “那我打野吧,龙哥你中单好了,玩一下妲己,安琪拉什么的,这两个英雄很简单的。”他们两人为了直播效果并没有开麦,所以这三个粉丝只是凭着感觉把最好玩的两个位置留了下来,反正都没有确定,还可以改,但北宇以为粉丝们已经选了自己喜欢的位置,就把自己和居一龙安排了。
    “嗯,那我拿妲己好了,还算是玩过。”居一龙说着选好了妲己和铭文,还顺手选了个自己喜欢的皮肤。
    “那我就来耍一波猴儿,我们这个阵容很强,牛魔辅助,咬金和木兰双边,中单一手强控妲己,简直就是职业赛的阵容了!哇,我们这边牛魔和木兰还都是王者,各位,这把稳啦!”
    游戏一开始,北宇就进入了平时直播的骚话状态,这是居一龙第一次听着北宇的单口相声打游戏,还挺好玩儿的。妲己这个英雄其实是居一龙最拿手的一个中单,主要是这英雄有一个指向性强控,后期除了敌方坦克或者半肉型上单,几乎就是见谁秒谁,用北宇的话来说,就是完全不讲道理,这很符合居一龙喜欢硬肛秒人的打法。对面应该也是五黑,中单对线的是干将莫邪,下路百里守约,上单凯,打野李白,辅助项羽,也是一个很强势的手长阵容。
     “龙哥你别怕,安心在中路塔下发育,等我四级来帮你抓爆对面干将哈,”北宇一进游戏就关注着中路的动向,见他龙哥被对面干将压在中路塔下出不去,急忙开口表现一下自己,这个牛魔也一直在帮自己打野,很快就要到四级了。
   “其实还好,你到了四级也可以先抓一波上路,控一手暴君,我先猥琐一波。”熟知北宇打野套路的居一龙又怎么会让北宇为了帮自己而乱了节奏,反正这个干将也就现在嚣张,等中后期配合闪现也就是一套的事。
   “确实,龙哥,厉害啊,思路很清晰嘛,”北宇说话间已经带着牛头和程咬金在上路双杀了一波,敌方死了两人,李白也自然不敢来抢暴君,暴君也拿了下来。暴君一死,北宇这边就全员到四级了,又赶紧进攻敌方野区刷了一波,对面李白知道打不过,没有来守,但是凯仗着自己四级了,蹲在下路木兰回线上的草上准备肛一波木兰,结果被居一龙二技能控住,群殴致死。
   “这一波下来,对面节奏就全乱了,基本没什么悬念了各位,”果然后面几波团战下来,直接破掉了对面的中路高地塔,北宇这边突进能力太强,对面手再长也无济于事,对面眼看这样,估计也觉得打着没啥意思,居然直接投降了。